91中文字幕永久在线vr,菠萝菠萝蜜视频高清观看在线,凌晨三点半看的片WWW

    <p id="7znxf"><ol id="7znxf"></ol></p>

        <span id="7znxf"></span>

        <noframes id="7znxf">

          歡迎來到懷化誠合法律事務咨詢有限公司官網! 聯系我們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專業領域 精準定位 誠合法律,您身邊的專業法律顧問

          0745-2207669

          法律知識

          關于銀行向非金融機構轉讓債權的 效力及執行主體變更問題

          來源: 本站 作者: 本站 發布時間:2017-04-15 瀏覽量:

          關于銀行向非金融機構轉讓債權的

          效力及執行主體變更問題


          對于商業銀行是否可將不良資產對外轉讓予第三方,受讓方的范圍是否有限制,受讓方是否可就受讓債權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等問題,相關的銀行監管部門、最高人民法院所出具的相關規定,歷經了過往的從嚴把控至目前逐漸放寬的過程。

               一、銀行監管部門、最高院對銀行對外轉讓不良資產作出的規定

          1.中國人民銀行出具的批復認為對銀行債權的受讓方應有所限定

          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曾作出《關于商業銀行借款合同項下債權轉讓有關問題的批復》(銀辦函648號),人民銀行作出的批復明確,按照我國現行法律法規的規定,放貸收息(含罰息)是經營貸款業務的金融機構的一項特許權利。因此,由貸款而形成的債權及其他權利只能在具有貸款業務資格的金融機構之間轉讓。未經許可,商業銀行不得將其債權轉讓給非金融企業。

          批復認為,商業銀行放款收息具備特許性質,未經許可的企業不得從事該業務,非金融企業不可通過銀行債權轉讓的形式,以此規避企業不得從事借貸的限定。除企業外,批復也把個人排除在銀行債權的受讓范圍之外。

          該批復的出具時間較早,在一段時間內亦曾被法院引用,以此判決認為銀行債權轉讓的行為無效。典型的案例即為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福建興業銀行上海分行靜安支行訴江蘇沿山實業集團總公司等借款合同糾紛案件,該案件的判決就體現了中國人民銀行批復的觀點。

               2.最高人民法院及各地高院對于銀行債權轉讓的口徑正在逐漸放寬

          對于銀行轉讓債權,最高人民法院(簡稱最高院)層面曾出具的司法解釋或意見主要包括《關于審理涉及金融不良債權轉讓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關于審理涉及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管理、處置國有銀行不良貸款形成的資產的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關于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處置銀行不良資產有關問題的補充通知》、《關于判決確定的金融不良債權多次轉讓人民法院能否裁定變更申請執行主體請示的答復》等。

          依照前述規定,對于國有商業銀行先將債權轉讓予金融資產管理公司,金融資產管理公司受讓銀行債權后再通過債權轉讓或以整體資產包的形式將債權轉讓予非金融機構或自然人的,最高院是承認該轉讓行為效力的,但最高院對于銀行是否可以將不良債權直接轉讓予一般企業與個人未作出過明確回應。

          但是,近年來,最高院層面對于銀行不良債權的轉讓在執行階段已經率先放寬口徑,《關于判決確定的金融不良債權多次轉讓人民法院能否裁定變更申請執行主體請示的答復》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金融資產管理公司收購、處置銀行不良資產有關問題的補充通知》第三條雖只就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轉讓金融不良債權環節可以變更申請執行主體作了專門規定,但并未排除普通受讓人再行轉讓給其他普通受讓人時變更申請執行主體。根據該答復,應理解為對于法院生效文書所確定的債權,普通受讓人可直接向法院申請執行,并受償執行款項,在最高院層面上,對于金融不良資產債權的處置工作是給予司法政策支持的。

          上述答復出具后,已被不少地方法院所引用,并依此認為銀行債權的受讓人可直接變更為申請執行人,比較有代表性的即是由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做出的(2011)粵高法執復字第90號的執行裁定書,該裁定書以最高院做出的答復作為裁定的法律依據,認為依債權轉讓協議及受讓人的申請,可以裁定變更申請執行主體。

          此外,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及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亦于近幾年對債權轉讓的效力性作出過相關解答及批復。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在《關于審理涉及債權轉讓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八條規定:權利人享有人民法院生效裁判文書確定的債權,并將該債權予以轉讓,只要該債權不屬于合同法第七十九條規定的情形,應當認可該債權轉讓的效力。經相關人民法院審查后,債權受讓人可依生效裁判文書向債務人主張債權。而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銀行不良金融資產轉讓糾紛的指導意見》第二條規定:在審理和執行過程中,債權主體發生變更,受讓人申請變更訴訟或執行主體的,人民法院應予準許。

          由上述法院出具的相關文件可以看出,近些年來,從法院高層的意志來講,對銀行對外轉讓債權的口徑正在不斷放寬,無論在案件的審理階段還是執行階段,只要受讓人對債權有合理對價,簽訂有債權轉讓協議,理論上,受讓人都可以介入到法院的審理程序及執行程序中。

               3.銀監會認為銀行債權轉讓予個人應公開、公正、透明

          銀監會在《關于商業銀行向社會投資者轉讓貸款債權法律效力有關問題的批復》中曾對銀行債權是否可以向個人轉讓貸款債權作出過較為明確的規定?!杜鷱汀返牡谝粭l規定,一、對商業銀行向社會投資者轉讓貸款債權沒有禁止性規定,轉讓合同具有合同法上的效力。社會投資者是指金融機構以外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該條已明確銀監會的立場,銀監會認為商業銀行的貸款債權是可以轉讓金融機構以外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債權轉讓協議具有合同法上的效力。

          但是銀監會批復的第四條、第五條同時作出了限制性規定,第四條規定:商業銀行向社會投資者轉讓貸款債權,應當采取拍賣等公開形式,以形成公允價格,接受社會監督。第五條規定:商業銀行向社會投資者轉讓貸款債權,應當向銀監會或其派出機構報告,接受監管部門的監督檢查。該兩條意味著,銀行向非金融機構的社會投資者轉讓貸款債權的,其債權轉讓的程序及方式應公開、公正、透明,應經過拍賣等形式對債權價值進行合理評估及確認,并報備銀監局監督檢查,雖然在債權轉讓過程中履行前述相應義務及程序,但不會影響債權轉讓的有效性,不過,商業銀行因此可能會遭受來自銀監會的處罰。

          同時,根據律師的實踐經驗,在法院處理銀行債權對外轉讓時,確實有可能會過問銀行當地銀監局的意見,而銀監局的意見一般確參照銀監會批復的規定,認為銀行在對外轉讓債權時應接受社會監督,轉讓價格應具合理性,并向銀監局報告。

               二、實踐中,部分法院仍不承認銀行債權受讓人在執行程序中的地位

          盡管央行、銀監會、最高院近年來對銀行向非金融機構轉讓債權都做出了肯定的傾向性意見。但同時,我們也發現,在部分法院特別是基層法院的案件實際辦案過程中,還存在著不希望由債權受讓人介入到訴訟程序及執行程序過程中。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在《關于轉讓生效判決確定債權涉及執行問題的意見中》就明確二、非生效法律文書載明的權利人,對該生效法律文書確定債權不享有申請強制執行的權利……,當事人轉讓生效法律文書確定債權,受讓人憑生效法律文書和債權轉讓協議申請強制執行的,不予受理;已經立案進入執行程序的,終結執行;當事人轉讓已經進入執行程序的債權,轉讓人或受讓人憑債權轉讓協議申請變更執行主體的,不予許可。

          特別是在執行過程中,部分法院只愿意接受銀行作為申請執行人的地位。究其原因,首先是法院只愿意將執行款項先劃至銀行,而對債權轉讓的效力及相關利息問題不予處理,避免麻煩,更重要的是在法院層面上認為對生效文書確定債權的不得隨意轉讓,以避免與執行法官存在親密關系的人員買受判決確定的債權,導致執行隊伍中出現不廉潔、執行過度不規范的現象。

               所以,銀行及受讓人在處理銀行債權轉讓時,首先在轉讓的過程中,應簽訂詳備的債權轉讓協議,而債權轉讓的價格應通過公開拍賣等形式確定,體現債權轉讓的公開、公正以及透明性。同時,相關的債權轉讓方案及協議應及時報備當地的銀監局,接受其檢查監督,確保債權轉讓的有效性以及避免遭受銀監會的相應處罰。

          而在案件的后續執行過程中,在理論上可以變更受讓人為申請執行人的基礎上,還需要向具體的管轄法院進行溝通協商,以確保受讓人能夠及時介入到相關案件的執行程序中,盡快解決債務糾紛。

           懷化誠合法律事務咨詢有限公司竭誠為您服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