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9视频免费观看片,4399日本完整版在线观看免费?,9420高清在线观看免费大全

<track id="d7vdj"></track>
<noframes id="d7vdj">
<b id="d7vdj"><del id="d7vdj"></del></b>
<th id="d7vdj"><del id="d7vdj"><i id="d7vdj"></i></del></th>
      <del id="d7vdj"><del id="d7vdj"></del></del>
      <b id="d7vdj"><p id="d7vdj"></p></b>
      <form id="d7vdj"></form>

        歡迎來到懷化誠合法律事務咨詢有限公司官網! 聯系我們加入收藏??|設為首頁??|
        專業領域 精準定位 誠合法律,您身邊的專業法律顧問

        0745-2207669

        律師評案

        審理委托理財合同糾紛案件的若干問題研究

        來源: 本站 作者: 本站 發布時間:2017-05-08 瀏覽量:

        懷化誠合法律事務咨詢有限公司,懷化法律顧問,懷化企業策劃,法律事務咨詢哪里的好

        審理委托理財合同糾紛案件的若干問題研究


          案例一:錦江法院受理11件起訴渣打銀行(中國)有限公司成都分行(以下簡稱渣打銀行)委托理財合同糾紛案件。11名原告訴稱,2008年渣打銀行理財部的工作人員多次向其推薦購買渣打銀行推出的一系列境外理財產品,聲稱渣打銀行系專業理財銀行,這些產品與境外基金指數掛鉤,市場發展非常好,收益很好,沒有風險。在被告多次勸說和承諾下,11名原告先后與被告簽署了不同的境外理財產品協議,原告要求持有一份雙方簽署的協議時,被告工作人員以“外資銀行協議只有一份”等理由拒絕。2009年起,11名原告購買的理財產品紛紛遭受重大虧損,原告要求復印雙方簽訂的協議時才發現,被告當時拿出的僅是原告購買產品的簽署頁,原告并沒有看過完整的協議書。原告認為,被告在代客購買境外理財產品過程中,存在虛假的宣傳和陳述,虛假風險測試和風險告知,誘導原告做出不真實的意思表示。根據《合同法》54條“可變更可撤銷的合同”和58條“合同無效或者被撤銷的法律后果”的規定,請求法院判決撤銷原被告簽訂的理財合同,被告賠償原告本金以及利息損失?,F在該批案件還在審理過程中。

          案例二:原告高某與被告吳某簽訂一份股票投資代理合同,約定由高某出資10000元,交給被告吳某全權代理股票買賣。雙方約定,如有盈利,由雙方按五五分成;如有虧損,由被告吳某全部承擔。同時約定,該代理只保本不保利,合同期限為1年。合同簽訂后,原告高某依照合同約定,開通了證券帳戶,并存入10000元。一年后經結算,高某帳戶虧損6086.32元。由于雙方對損失賠償未能達成一致意見,原告高某將被告吳某訴至法院。?法院經審理認為,委托合同系指委托人和受托人約定,由受托人處理委托人事務的合同。依據原、被告合同約定的內容,雙方應屬委托合同關系。原、被告均應按照合同的約定,履行各自義務。結合本案,被告在接受原告委托炒股期間虧損6086.32元,其應按照雙方約定的內容對原告予以賠償。承辦法官對雙方當事人進行調解,并勸解原告高某,股市風險不可預計,吳某并非有意造成損失,最終雙方當事人顧及以往委托投資的合作關系,達成一致意見,由吳某賠償原告高某損失3000元。

          委托理財是近年來在我國資本市場上出現的一個新概念。對于委托理財這樣一個資本市場術語的解釋,目前尚未有比較明確的法律上的定義。簡單地說,委托理財就是委托人(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將自己合法擁有的資產委托給專業機構管理,由受托人按照委托人要求的投資類別和方向自主進行投資,由此產生的收益和損失歸于委托人的一種合同安排。[1]近年來訴訟到法院的金融性委托理財糾紛呈不斷增多的趨勢,如何依法規范投資委托理財合同,預防和減少矛盾、糾紛的發生,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本文試就通過對委托理財合同性質、審理中發生的問題進行分析,就不同理財主體的合同效力問題,作一粗淺的探討。

          一、金融性委托理財合同糾紛案件的特點

          目前人民法院受理的金融性委托理財合同糾紛案件呈現出以下主要特點:

         ?。ㄒ唬暮贤黧w來看,委托人主要包括自然人、證券公司、信托投資公司等;受托人主要包括自然人、有限公司(包括不具備受托從事資產管理經營范圍的公司和具有相關經營范圍的各類投資咨詢公司和資產管理公司)。其相互的委托關系包括:自然人之間相互委托、有限公司之間相互委托、自然人與有限公司之間相互委托、信托投資公司委托自然人、證券公司委托自然人、有限公司委托證券公司(信托投資公司)、以及證券公司監管下的當事人之間開展的委托理財行為。

         ?。ǘ墓芾碣Y產的交付方式來看,既有資金的直接交付,也有資金帳戶和股票帳戶的托管。

         ?。ㄈ氖芡腥藦氖峦顿Y管理的名義來看,既有以委托人名義進行投資管理的,又有以受托人或者受托人借用的其他人名義進行的情況。一般來說,委托人先開立資金帳戶和股票帳戶然后委托受托人進行投資管理的,管理多以委托人名義進行;在委托人直接交付資金的情況下,管理多以受托人名義;但是,由于我國并未禁止借用他人名義進行證券交易,故實踐中也大量存在受托人接受委托后借用他人名義進行投資管理的情況。

         ?。ㄋ模奈腥说目刂茩鄟砜?,凡是委托人直接交付資金的,委托人對委托資產一般沒有控制權或控制權較弱;凡是托管資金帳戶和股票帳戶的,委托人享有一定程度的控制權。

         ?。ㄎ澹暮贤嘘P于虧損負擔和贏余分配的約定來看,當事人的約定可以分為如下七種類型:(1)本息保底,超額歸受托人型。受托人保證到期返還委托人的本金和一定比例的年收益率,超出部分歸受托人所有,不足部分由受托人賠付。(2)本息保底,超額分成型。受托人保證到期返還委托人本金和一定比例的收益率;對超出部分,由雙方按約定比例分成。(3)本金保底,超額分成型。受托人保證委托人的本金不受損失,虧損由受托人補足;對盈利部分,由雙方按比例分成。(4)盈余分成,虧損分擔未約定型。委托人將資金委托給受托人從事股票交易,雙方只約定盈利按一定比例分成;對虧損,未約定承擔的比例和方式。(5)締約當時沒有約定盈虧負擔,受托人事后承諾補償損失型。雙方在訂立合同時對交易的盈虧負擔沒有約定,對投資管理過程中出現的委托資產損失,受托人書面承諾補足委托人全部或部分損失。[2]6)盈余分成和虧損未約定型。合同當事人對于盈余的分成和虧損的分擔未作出約定。(7)利益共享、風險共擔型。委托人和受托人共同出資,以委托人或者受托人的名義開立資金帳戶和股票帳戶,由受托人負責資產的運作,有時委托人享有一定程度的控制權,約定利益共享,風險共擔。

         ?。漠斒氯似鹪V的案由來看,五花八門,很不統一。有代理買賣股票糾紛、證券(股票)交易代理糾紛、委托合同糾紛、委托理財酬金糾紛、借款合同糾紛、合作炒股糾紛、賠償糾紛、委托買賣股票合同盈利糾紛、存款合同糾紛等等。

          二、當事人約定的保底條款效力

          “保底條款”是人們對各種委托理財合同中委托人向受托人作出的保證本金不受損失,超額分成、保證本息最低回報,超額分成、保證本息固定回報,超額歸受托人等約定的統稱。實踐中保底條款可分為保證本息固定回報條款、保證本息最低回報條款和保證本金不受損失條款等三種。在委托理財合同糾紛案件的處理中,爭議最大的問題就是保底條款的效力。目前各地法院對于保底條款的認定很不一致,主要存在三種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從私法領域的意思自治原則出發,保底條款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除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相關規定的情形以外,應認定其有效。理由是:(1)合同法規定合同條款只要不存在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就不應認定無效。金融性委托理財可以分為以金融機構作為受托人的委托理財和非金融機構作為受托人的委托理財?;趯鹑跈C構經營風險監管的需要,我國有關法律和法規對特定的金融機構受托人承諾保底收益加以禁止。除此之外的委托理財保底條款與現行法律或行政法規的強制規定并不抵觸,因此不應認定為無效。(2)盡管一般的委托代理行為,其風險責任應由委托方最后承擔,但是根據意思自治原則,當事人之間自愿約定的風險承擔方式應該得到支持。在合同中,受托人對其中的風險并非沒有充分認識,相反,受托人非常清楚從事證券交易可能產生的風險,但其畢竟向對方作出了負擔風險的承諾。如果認定合同無效,勢必產生損失的過錯分擔問題,這樣等于縱容當事人的背信行為,不符合誠實信用原則。

          第二種觀點認為應認定保底條款無效,雙方根據過錯分擔因履行委托理財合同而產生的損失。理由如下:(1)就委托理財協議的效力問題,目前的法律和行政法規在個人投資者或普通企業委托其他個人投資方面沒有規定,但并不等于合同當然有效,這里屬于法律空白,需要法官運用法律解釋的方法進行漏洞補充。[3]2)就受托人而言,我國金融領域推行的是嚴格的“分業經營、分業管理”的政策,因此對于以從事經紀與自營為主業的證券商來說是不允許擅自從事委托投資業務的。我國目前還沒有用于規范專業投資人員委托投資行為的法律法規,但這只是我國資本市場不成熟的暫時表現,隨著市場的逐步完善,肯定是要對這些專業投資人員的委托代理行為進行規范制約的。目前糾紛中的受托人很多連投資咨詢資格都沒有。他們參與的委托投資行為很難認定是有效的。(3)就“保底條款”而言,證券法第142條規定,券商不可接受客戶的全權委托而決定證券買賣,選擇證券的種類,決定買賣數量或買賣價格。第143條規定券商不得以任何方式對客戶證券買賣收益或賠償證券買賣的損失作出承諾。顯然,證券法從維護券商和證券業健康發展出發,否定了券商從事全權委托投資和保底條款的效力。同樣,《證券、期貨投資咨詢管理暫行辦法》也規定從事投資咨詢業務的機構和人員不得向投資人承諾證券、期貨投資收益,以及與投資人約定分享投資收益或者分擔投資損失。雖然目前還沒有法律法規對其他專業投資機構和投資人員從事附保底條款的全權委托投資行為進行限制,但從社會公共利益出發,對此進行限制是必須的。(4)從委托代理制度的構建來說,根據權責相當的原則,代理人不需對被代理人承擔任何保底責任,除非代理人違背被代理人的意志而應承擔背信責任。如果要求代理人向被代理人承擔保底責任,并且與被代理人共享利益,勢必會導致雙方之間的從屬的代理關系演變為平等的合作關系。即便是平等的合作關系,也不應有單方的保底責任,而應是共擔風險,共享利益,否則違背公平原則。(5)委托理財的實質是委托人投資,投資的本質特征是必然存在一定的風險,否則就不是投資而是借款。而作為實際的投資者,如果因保底條款而不承擔風險,則與投資的本質相悖。(6)從社會效果層面上看,保底條款使受托方接受全部風險的同時,將增大其在證券市場上交易行為的投機性,犧牲投資的長遠性,而大面積的投機行為必然對資本市場造成沖擊,不利于資本市場的完善。

          第三種觀點認為,對保底條款的效力,不宜一律否認,也不宜一律承認,應以銀行存款利率為標準對保底收益率加以調整,超過部分不予支持,即有限承認。理由是:(1)保底條款屢禁不絕的現實呼喚“堵不如疏”的司法對策。[4]當一種法律政策所設計的“應然”狀態始終無法對某種“實然”經濟現象起到應有的調整作用時,是應當維持這種法律政策讓“應然”和“實然”繼續各行其是?還是應當因勢利導地適時調整法律政策加以規范?當然應選擇后者。(2)基于維護社會誠信的考慮。只要不違反法律和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當事人通過合同,既可以為自己設定法外權利,也可以為自己設定法外義務。更何況,受托人在非常清楚證券市場風險的情況下對委托人作出了保底承諾,并無意思表示方面的瑕疵,如果認定無效,無異于助長和縱容了當事人的背信行為,有違誠實信用的基本原則。(3)對保底條款的效力認定不僅要尋求其法理邏輯上的依據,而且要顧及現實的國情和國民對于公平的感情認知?;诂F實生活中當事人關于保底條款的約定利率高低不等(7%~30%),完全承認其效力將會導致顯失公平的結果,對金融秩序也會造成較大的沖擊。(4)證券公司在資產管理業務中承諾保底收益是一種國際通行做法,法律并不視為違法而加以禁止。日本、韓國和我國臺灣地區在較早時期之所以有條件地承認損失填補和最低收益的約定,當然,也應當看到,在我國目前證券市場投資工具和投資品種都十分有限的情況下,允許證券公司向委托人承諾超過銀行同期存款利率或國債同期收益率的最低收益率也沒有相應的理論根據。因此,應以銀行同期存款利率為限度,部分承認保底條款的效力。而對于保證本金不受損失的條款,由于只要證券公司盡了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因此應當認定有效。

          筆者同意第一種觀點,理由是:(1)基于市場主體投資和證券市場發展的需要,人們發明了委托理財合同這種投資方式。實踐中典型的委托理財合同,徒有委托的外殼,其具有與一般的委托或信托合同明顯不同的本質特征,即受托人承擔民事責任不以過錯為條件,并原則上承擔受托行為的所有風險。金融性的委托理財與通常意義上的投資行為也有差異,是對證券、期貨等虛擬市場的投資,具有高風險、高收益的特點。由于絕大多數委托理財合同中都約定有保底條款,對委托理財合同所包含的法律關系是什么,本身就是一個爭議很大的問題。對于這樣一種具有資金融通和資金管理雙重功能的新類型的商事合同,我們簡單地用委托合同或信托合同去套,或者非得將它定性為我國合同法中的有名合同,并不是科學客觀的態度。因此,審判實踐中我們也沒有理由運用委托合同或投資行為的屬性,去闡釋委托理財合同,并認定當事人在合同中約定的保底條款無效。(2)迄今為止,我國法律、法規中禁止金融性委托理財的規定,僅見于《證券法》第143條關于“證券公司不得以任何方式對客戶證券買賣的收益或者賠償證券買賣的損失作出承諾”的規定。但依體系解釋方法,從該法第194條對違反第142、143條的法律責任的規定來看,禁止接受全權委托和承諾保底收益僅僅是針對券商的經紀業務。其他的禁止保底條款的規定主要表現為人民銀行的規章,如《信托投資公司管理辦法》第31條、《信托投資公司資金信托管理暫行辦法》第4條等,而這些規章又顯然是從強化對信托投資公司的風險管理方面作的規定,且信托投資公司的現實運作和人民銀行對其的監管均未嚴格遵守上述規定。人民法院認定合同的效力,只能以法律和行政法規為依據,上述規章顯然不能作為認定合同無效的依據。另一方面,即使國家現在通過法律、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形式保底條款,也存在法的溯及力問題。當事人此前在委托理財合同中約定保底條款,其無法預見會發生無效的后果。認定保底條款約定無效,對當事人明顯不公。(3)在委托理財關系中,由于委托人專業知識的匱乏和合同約定由受托人全權負責等原因,受托人的獨立意志和受托權限都得到了極大的擴張。其在享有較大權力的同時,根據權責一致的原則,當然應當負有較大的責任。從委托人權益的救濟渠道方面來看,受托人在投資領域的專業知識強于委托人,處于實際上的優勢地位,如果發生糾紛,由委托人舉證或者識別受托人是否存在過錯頗為不易。此外,我國證券市場還存在信息透明度不夠、惡意虧損現象較多等問題。保底條款則為解決一直存在的委托成本問題提供了一種剛性的約束,有利于督促受托人勤勉敬業,防止道德風險。(4)雖然從維護金融機構自身安全的角度出發,對保底條款采取有限承認的態度,對于平衡作為巨額委托理財合同委托人的上市公司和作為受托人的證券公司的利益,有一定作用。但因這種觀點缺乏法理支持,從構建金融機構信用和維護國家金融市場秩序的角度,具有致命性的負面效應。顯失公平是指在締約時雙方當事人權利義務的失衡,我們不能忽視2000年前投資股市曾有的高額利潤,而僅僅根據近幾年股市低迷導致的巨額虧損來推斷保底條款顯失公平。投資證券市場的高風險、高利益是基本常識,對于因股市周期性的漲跌導致的合同當事人權利義務失衡,解釋為正常的商業風險更令人信服,從而排除了情勢變更原則的適用余地。至于參照合同法關于調低違約金的規定,僅僅保護法定利率收益,實際上將委托理財當作了儲蓄,不符合市場催生委托理財這種融資投資方式的目的。

          三、委托理財合同中監管人的民事責任

          委托人在委托自然人、非金融機構的法人、其他組織代其理財時,往往在簽訂委托理財合同的同時簽訂委托監管合同,約定由作為第三方的證券或期貨公司作為監管人對合同的履行進行監管,在證券公司作為受托人的情況下,有時也會委托另一家證券公司作為監管人。從監管合同的當事人來看,主要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證券公司或期貨公司作為合同一方與委托理財合同的委托人、受托人共同簽訂三方協議,合同主體為三方當事人;另一種是證券公司或期貨公司只與委托理財合同的委托人簽訂協議,合同主體為兩方當事人。從監管合同約定的監管職責來看,歸納起來主要有以下內容:(1)監督托管帳戶和保證金帳戶的現金提取、有價證券轉移;(2)監督雙方不得辦理撤銷指定交易、轉托管;(3)監督雙方不得將帳戶內的有價證券、現金進行質押擔保;(4)當監管帳戶內資金余額和有價證券市值之和低于安全線時,應負責通知雙方,在低于平倉線且受托人未在規定的時間內補足資金時,通知委托人并協助委托人采取平倉措施,或者授權監管人強行平倉;(5)監督雙方辦理委托資產移交、收益的結算手續;(6)監督受托人不得將資金投向委托理財合同中禁止的投資方向。從監管合同約定的監管人違反監管職責的責任來看,有三種情況:一是約定由監管人對由此給委托人造成的損失承擔賠償責任,第二種是約定監管人和受托人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第三種是籠統約定由監管人承擔責任或監管人負責處理。

          實踐中,對于監管人不履行監管合同約定義務或履行監管義務不符合合同約定的,監管人應承擔什么樣的責任,存在不同認識。

          第一種觀點認為監管人應承擔保證責任,即證券公司或期貨公司在合同中是作為受托人的保證人,向委托人保證受托人履行合同,一旦受托人違反合同,證券公司或期貨公司應向委托人承擔保證責任,至于是一般保證還是連帶保證方式則視合同約定。

          第二種觀點認為監管人應承擔侵權責任,即在受托人實施的行為構成違約并可能或將要使委托人資金受損的情形下,負有監管義務的監管人因其違反注意、通知義務或不積極采取監管措施而使受托人的違約行為得以完成或使損失實際發生,其存在過錯,其過錯與委托人的損失有因果關系情況下,委托可主張侵權行的損害賠償。

          第三種觀點認為監管人應承擔的是合同違約責任,即在第三方監管合同中,無論是三方共同簽訂的監管合同還是委托人與監管人簽訂的雙方監管合同,監管人均作為受托人,其所承擔的合同義務依據合同的約定,符合《合同法》中有關委托合同的規定。監管人只有在不履行監管義務或履行監管義務不符合約定給委托人造成損失的情況下承擔賠償責任。

          對于第一種觀點,雖然第三方監管合同看似與保證合同有許多相似之處,但是如果從歸責事由來看,保證合同中只要債務人不履行債務,保證人就應當按約定履行債務或承擔責任,而不論保證人是否違反了保證合同;而第三方監管合同中監管人承擔責任的基礎是監管人違反其監管承諾,未盡監管義務,在確定監管人的賠償責任時要根據監管人是否存在過錯、過錯大小、過錯與損失之間關系,對監管人適用的是過錯責任原則。

          對于第二種觀點,在委托理財和委托監管兩個法律關系同時存在的情況下,如果監管人未盡監管義務致使委托人或受托人受到損失時,必然同時存在著受托人的違約行為,二者是相關聯的,受托人和監管人的行為既侵害了委托人的債權,也構成了債務的不履行,委托人似乎可以共同侵權主張損害賠償。但是監管人未盡監管義務行為與受托人的違約行為往往是各自獨立的行為,并無證據表明其主觀上有意思聯絡。在責任基礎(基于不同的委托理財合同和委托監管合同)對獨立的情況下按共同侵權處理會帶來一些爭議,如受托人與監管人之間的責任關系如何,二者應如何分擔責任,監管人承擔責任后能否向受托人追償,追償的份額如何確定。

          筆者傾向于第三種觀點,其理由是第三方監管合同與委托理財合同同時存在但相對獨立,委托監管合同訂立的基礎在于委托理財合同雙方對證券公司或期貨公司的信任,而實踐中由于指定交易的存在,使證券或期貨公司在客觀上具有了提供監管的能力,雖然大多數監管合同是無償的,但證券公司或期貨公司通過監管服務指定交易,可以獲得傭金或手續費的收入,并不在乎有無監管費用。合同中監管人接受委托方、受托方的共同委托或委托方的單獨委托對雙方確定的證券帳戶、資金帳戶實施監管,確保帳戶資金安全、合法使用,有的監管合同還授權監管人在帳戶總資產之和低于平倉線標準時,監管人有權強行平倉。監管人的權利來自于委托人的授權,同時這些授權又構成了監管人的義務。同時衡量監管人是否承擔責任,主要看其是否違反了合同約定的監管承諾,其履行監管責任是否存在過錯,是否給委托人造成了損失。故監管人應承擔的是違約責任。

          基于上述分析,金融性委托理財糾紛案件中,監管人可能出現以下責任形態:一是監管人的違約責任。即監管人違反監管合同約定,未履行及時平倉止損等監管義務造成委托資產損失的,應當承擔相應的違約損害賠償責任。二是監管人的侵權責任。即監管人挪用委托理財合同項下的委托資產或者違反有關規定劃轉委托資產造成委托人損失的,應當承擔相應的侵權損害賠償責任。三是監管人與受托人的共同侵權責任。即監管人與受托人因共同欺詐委托人、惡意串通、從事內幕交易、操縱市場價格等不正當交易行為行為損害委托人利益的,應當對委托人的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四是監管人的締約過失責任。即監管合同被依法確認為無效后,監管人根據其對于合同無效有無過失對委托人信賴利益應承擔的賠償責任。五是監管人的擔保責任。即監管人在監管合同中約定為受托人履行委托理財合同提供擔保的,其在受托人不履行義務時應向委托人承擔的民事責任。

          如前所述,監管人的違約行為往往與受托人的違約行為同時存在,共同導致了委托人損失的產生。這時,監管人是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還是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呢?筆者認為監管人應當對由于其未盡監管義務所給委托人造成的損失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因為,委托理財合同和委托監管合同是相互獨立的,受托人和監管人違約行為在無主觀意思聯絡的情況下也是各自獨立的,監管人基于委托監管合同承擔違約責任,無論其責任基礎還是責任范圍,與受托人承擔的責任都不相同。由于在監管人承擔責任的場合,其終局責任人往往還是受托人,除非有證據表明監管人與受托人共同欺詐、惡意串通,從事內幕交易或操縱市場行為損害委托人利益,受托人和監管人應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以外,監管人只應當承擔相應的補充賠償責任。

          四、立法建議

         ?。ㄒ唬σ杂麨槟康拈_展證券投資委托理財業務的非金融法人和自然人應建立市場準入制度

          目前,由于法律、行政法規并無明確的禁止性規定,非金融法人和自然人開展證券投資委托理財業務原則上不屬于法律禁止之范疇,但鑒于實踐中的證券投資委托理財作為一種衍生金融業務,尤其是我國歷來對金融采取嚴管政策并實行金融業務特許經營,故應將證券投資委托理財業務納入特許經營范疇。中國證監會發布的《證券公司客戶資產管理業務試行辦法》規定:“經中國證監會批準從事客戶資產管理業務的其他機構,遵照執行本辦法?!北M管該《辦法》沒有明確“其他機構”的含義,但筆者認為,已隱含了監管部門的態度:受托投資管理屬于金融機構經營的業務,從事該業務的機構應經批準。同時,根據銀監會發布的有關資金集合計劃的規范文件,也表明監管部門是不支持以盈利為目的的非批準機構和個人從事受托投資管理。因此,筆者建議,立法部門盡早出臺法律,進一步明確凡是以盈利為目的從事證券投資委托理財業務,均應獲得相應資質;如非以盈利為目的,則無須獲得相應資質。

         ?。ǘ┍M快出臺司法解釋,以引導和規范證券投資委托理財的行為和審判工作

          證券投資委托理財已越來越成為人們經濟生活活動中不可或缺的投資方式,委托者和受托者日眾,范圍越來越廣,但由于法律、法規的欠缺和局限,致使證券投資委托理財始終處于一種“半明半灰”的狀態。首先,法律沒有禁止,也沒有明確規定哪些民事主體可以受托從事證券投資理財業務,是只有經過批準的證券公司和信托公司才能從事證券受托理財,還是投資公司、咨詢公司和自然人都可以從事?一般投資者不知道,許多已經涉足受托證券理財業務的受托者自己也不清楚經營行為是否合法,他們往往抱著有利益就干,出了問題再跑的僥幸心理在經營。其次,面對紛至沓來的證券投資委托理財糾紛,由于我國缺少一部專門針對這類案件審理的法律和法規,法官對如何審理這類案件并沒有統一的尺度。不同的法院和法官因對委托證券投資委托理財存在不同的認識,往往采取不同的法律原則及條文來裁判,因而審理的結果很不一致,甚至出現了事實基本相同的案件,在不同的法院或同一法院不同法官手里作出了完全相反的判決,影響了司法權威。為此,建議最高法院盡早出臺醞釀已久的《關于審理委托理財合同糾紛案件的若干規定》,以規范和指導證券投資委托理財的審判工作,也有利于引導和規范現實中證券投資委托理財行為。

         懷化誠合法律事務咨詢有限公司竭誠為您服務!

        分享到: